用乡村博物馆留住乡愁、延续根脉

发布时间:2024-05-19 01:20:42 来源: sp20240519

  【文化评析】用乡村博物馆留住乡愁、延续根脉

  【文化评析】

  春和景明,乡村博物馆成为不少人郊游的好去处。在浙江省安吉县递铺镇城南安吉竹博园,人们尽情享受中华6000年竹历史、竹文化的熏陶;在杭州市淳安县的千岛湖啤酒博物馆,游客沉浸式体验啤酒生产的独特工艺;在温州市泽雅镇唐宅村的泽雅传统造纸专题展示馆,民众亲身体验纸浆生产到抄造纸张的全部过程、感受古老的造纸文明;在湖州市长兴县小浦镇方岩村的岕里婚庆博物馆里,人们再见充满时代印记的老物件,体验旧时的婚庆文化……各美其美的乡村博物馆成为乡村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谁说博物馆只在城市有?君不见,各种类型的博物馆在农村地区不断涌现。相比城市或综合类博物馆的“高大上”,这些博物馆是有点“土”的——不仅坐落在乡村,而且所陈列的展品和讲述的故事也都是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但也正因为足够“土”,足够接地气,它成为乡村文化乃至乡村精神的“代言人”,它浓缩并集中记录了乡村沿革、在地文化和民俗风情,那些本就充满故事的场馆和里面的各种物件,是乡土记忆和文化根脉的具象化,它们留住了时间,也留住了乡愁。

  对于当地人来说,乡村博物馆拔地而起,绝不仅仅是多了一个茶余饭后可供休闲娱乐的场所,它更重要的价值在于,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触摸历史、感受丰厚民俗文化的入口。一些乡村博物馆内陈列的特色藏品,不少就是当地村民自愿无偿捐赠的,还有的乡村博物馆,由村民自筹资金建设,是全村人共同打造的“明星”。可以说,乡村博物馆建设的过程,本身就是乡土记忆“唤醒”的过程,文化自信激活的过程,共同体意识强化的过程。人们在参与乡村博物馆建设的过程中,得以有机会重温一代代人的生活轨迹,重新认识传统民俗和文化气象的魅力和价值,在对文化根脉的追溯、对乡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中,激发出创造新生活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近年来,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牵引下,乡村博物馆建设步入“快车道”。2021年,国家文物局选取浙江、吉林、山东3省开展乡村博物馆建设试点工作,将乡村博物馆纳入行业指导范畴,做好孵化培育,为全国乡村博物馆建设提供借鉴。短短几年间,乡村博物馆建设成效显著。据报道,目前仅在浙江就已累计建成乡村博物馆692家,并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建成1000家乡村博物馆。

  一个个小而美的乡村公共文化空间,承载着人们对高品质生活的期待和向往,更好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尤其对当地孩子们来说,“足不出村”就能得到美育的滋养,在这个特别的课堂中收获别样的成长。随着这些文化名片的日渐响亮,其所在的乡村也因这一新标签而更有辨识度和影响力,无形中提高了地域的美誉度和区域品牌价值。来乡村逛馆并体验非遗技艺、享用农家美食、欣赏山间美景,乡村博物馆衍生并串联起多个文旅服务业,为乡村产业发展注入更多新动能。在浙江绍兴的小舜江村,围绕乡村博物馆统筹全村旅游资源,开发形成了“自驾线”“骑行线”“溪游线”“研学线”等多条特色线路,为乡村发展带去不少生气。

  乡村博物馆,不仅让乡土文化浸润人心,也点亮村民共富之路。那么乡村博物馆是否有必要村村都建?倒不见得。还是要因地制宜,慎重决策,避免一哄而上。否则,难免落入千篇一律的窠臼,落入虎头蛇尾的困局。要将乡村博物馆的建设放在整个村庄乃至更大区域的发展和规划中来筹谋,在做好特色乡土文化挖掘的同时,做好产业布局,既关注眼前效益,更着眼长远可持续发展。乡村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有关部门和机构也应适当加大帮扶指导力度,助力其解决发展中普遍面临的人才短缺、运营欠规范等困难和问题。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保持高品质、坚持特色、扎根乡土,乡村博物馆必将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

  (作者:希茉莉,系媒体评论员)

  (光明日报) 【编辑:唐炜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