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电影总有别人模仿不了的“技术含量”

发布时间:2024-05-19 00:42:06 来源: sp20240519

  庄文强

  港产电影《金手指》已于2024年元旦档上映,其改编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轰动香港的“佳宁案”,案件涉及的款项多达66亿港元,诉讼费更超过2亿港元。该案件至今仍谜团重重。

  提到香港电影,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扫毒、卧底、兄弟反目等常规主题,而很多观众看完《金手指》都表示“它不那么香港”,没有动作、火拼场面,以文戏为主,展现金钱游戏催生的野心欲望和复杂人性。

  该片导演庄文强认为,眼下最轰动的犯罪往往发生在网络和金融领域,“港片总不能一直停留在古惑仔年代,现在已经没有人拿刀出来抢钱了。你打个劫,能抢到几十万一百万,但是一诈骗,就是几个亿”,观众一直在进步,不应该再看到角色还在运毒、做卧底、拿枪指着对方。

  《金手指》是梁朝伟和刘德华继《无间道》后,时隔20年重组双男主的“猫鼠游戏”,这一次,二人身份互换,善与恶调转位置——落魄青年程一言(梁朝伟 饰)不择手段进行不法钱权交易,成为百亿富豪,高级调查主任刘启源(刘德华 饰)锲而不舍跨境追查长达15年,终于揭露真相。

  影片以程一言的视角深入描绘商业犯罪的复杂性,程一言就是一枚“原子弹”,把香港股票市场和上流社会“炸”开花,个性张狂,狡诈狠毒,又完美体现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时代虚无感。这与现实生活中腼腆甚至有点木讷的梁朝伟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庄文强的过往作品有《无间道》系列、《头文字D》《窃听风云》系列、《无双》等,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独家专访时他表示,都是回归到人本身的“小故事”,而且争取让每部作品都有别人模仿不了的“技术含量”。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1 梁朝伟“好离谱”,对角色的理解是“超人级”的

  紫牛新闻:写剧本时就想好找梁朝伟和刘德华主演吗?

  庄文强:我写剧本时从不会先想演员人选,《金手指》剧本完成时刚好有一家法国公司想重新发行《无间道》三部曲,找我做访问时,我才想起来他们俩好久没合作。我问了一下,没想到他们都一口答应了。

  再次合作给我的最直接感受就是,两人的演技都更成熟了,对剧本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了,设计人物比以前更得心应手。

  紫牛新闻:梁朝伟把这个反派演得如此张狂又酣畅淋漓,作为导演意外吗?

  庄文强:梁朝伟“好离谱”,程一言这个角色有很多“技术含量”,不仅能量外露,还有很多层次。我个人觉得,这个地球上能做到的人不会超过50个。

  梁朝伟对角色的理解,对身体、对声音各方面的操控,都是“超人级”的,我觉得是。

  我常常说,就算我电影的剧情有多烂,我拍的有多烂,光只是看梁朝伟在镜头前表演,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紫牛新闻:这是他非常想演的角色类型吗?

  庄文强:我记得,多年前我们看电影《小丑》(注:该片讲述20世纪80年代生活陷入困境的小丑喜剧演员亚瑟渐渐走向精神崩溃,在哥谭市开始了疯狂的犯罪生涯,最终成为蝙蝠侠宿敌的故事),梁朝伟就跟我说,如果让他演小丑,会是另外一种风景。

  紫牛新闻:《金手指》里程一言的那种癫狂,确实跟“小丑”有异曲同工之处。

  庄文强:对呀。他一直在找机会,想演这类角色,所以拿到《金手指》剧本时特别开心。以前他拿到剧本会想好多事情,会问好多问题,这次他一口答应。我也够胆说,这应该是他演艺生涯里面演得最好的角色了。

  紫牛新闻:《金手指》又是“双雄对决”,喜欢这样设定是因为更具戏剧冲突吗?

  庄文强:其实我都没有想过什么“双雄”,但大家常常这样说。我真正设置“双雄”的电影可能只有《关云长》(注:2011年编剧、导演作品)。

  我记得当初把《无双》剧本给张静初看时,她还问我:导演你怎么写了一个女主角,你是受了什么影响?其实没有啦,我都是跟着故事走的。你看《窃听风云》还是三个人的故事呢。

  喜欢“双雄对决”,是一个误解,我今天必须要澄清一下。

  2 我的电影有别人模仿不了的“技术含量”

  紫牛新闻:《金手指》也算警匪片,但跟传统警匪港片不同,以文戏为主,这跟你的性格和喜好有关?

  庄文强:也并不一定,可能跟我小时候认为好看的电影有关。我第一部看得懂的外语片《偷龙转凤》(注:1966年的喜剧犯罪片,由奥黛丽·赫本、彼德·奥图主演),讲的是女孩在“小偷”西蒙帮助下盗回父亲送给博物馆展出的赝品的故事。情节就很峰回路转,我一直喜欢这种类型。另外,我也喜欢希区柯克的电影,可以从文戏里找到不同的张力和戏剧感。

  当然,我也很喜欢《英雄本色》,动作很好看,但它最迷人的地方也是文戏,我们都模仿过发哥的台词。

  之所以大家对传统港片的印象停留在开枪、贩毒、火拼这些元素上,是因为一部这样的影片成功后,投资人就愿意付钱继续拍同样的故事,导致这类港片很多。其实这也说明,这类影片容易被模仿。

  紫牛新闻:所以你的电影总有一些别人模仿不了的地方?

  庄文强:对,就是“技术含量”,比如,《窃听风云》一直没有人模仿得了。为什么呢?因为它有技术含量,有涉及地产市场、资本主体的东西。《无双》也不好模仿,它的技术含量在于要懂艺术、印刷术等等。我后面的戏也都是这样,最近还写了两个很奇怪的行业。

  紫牛新闻:是什么呢?

  庄文强:现在不能告诉你。

  3 《八角笼中》等大火,说明观众爱看“我们自己的戏”

  紫牛新闻:上映以来,观众说《金手指》“不那么香港”,这个评价在您意料之中吗?

  庄文强:其实自《窃听风云》后,我的作品“就不那么香港了”。跟大家印象里的港片不同,我们故事里的人物比较理智,不会动不动就吵架,就翻脸,就打起来,或者去金三角贩毒。

  我们在《金手指》里还调侃了“金三角”,我觉得实在太好笑了,不知道为什么香港警匪片都要有金三角元素,还动刀动枪的。

  还有一点我认为很重要,电影也是创意作品,要找新东西,要跟以前不一样。如果一直重复,会让观众审美疲劳。对我个人来说,如果反复做同样的事,会很不舒适。一旦我觉得很舒适了,就会有危机感。我写本子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心理,必须让剧本看起来不一样才行。

  紫牛新闻:你上一部导演作品是2018年《无双》,到今年才推出《金手指》,似乎不怎么高产?

  庄文强:我不是不高产,其实每年都有写出一到两个剧本。而且我“老王卖瓜”来讲,都蛮好的。就是故事都比较“小”,投资人觉得不够大气。

  不过,去年开始,我有了讨价还价的底气和说辞。2023年,中国内地大卖的电影里有好几部也“不那么大气”。

  紫牛新闻:你说的是哪几部?

  庄文强:像《消失的她》《孤注一掷》《八角笼中》,我都看了,它们都是围绕人物来的。而观众也用电影票投票了,说明大家爱看这种。

  我认为,未来的电影创作,绝对不是比场面大小的“大气问题”,反而是看剧本对故事的经营是否精致。这对我来说,蛮有利的。我可以用这三部电影为案例去跟投资人讨价还价。

  以前投资人常常叫我“多开枪”“多动作”“多飞车”。我真的都想得很辛苦才写出一场飞车戏。其实,你想啊,现实生活中怎么会有那么多危险的事情啊。

  紫牛新闻:最近很火的电视剧《繁花》,是香港导演王家卫的首部电视剧,也是小人物小场面,你看了吗?

  庄文强:王家卫导演从来都不是“大场面导演”,他永远都在小处,回归到人本身,这也是他的优点。《繁花》被热议也说明,观众越来越重视个人,重视自己,喜欢看“我们自己的戏”。 【编辑:刘阳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