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定调2024年经济,释放重要信号

发布时间:2024-04-21 20:18:00 来源: sp20240421

原标题:中央定调2024年经济,释放重要信号

2023年中国经济怎么样?2024年中国经济怎么干?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8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4年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了2024年经济工作,强调“明年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释放重要信号。

总结2023年经济形势

我国经济回升向好

对于2023年中国经济形势,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回升向好,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科技创新实现新的突破,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安全发展基础巩固夯实,民生保障有力有效,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迈出坚实步伐。

上述判断有数据的支撑: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5.2%,增速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保持领先。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罗志恒对中新财经表示,会议总体肯定了今年经济在内外部复杂形势下取得的成就,即“回升向好”。今年中国经济总体处于疫后恢复态势,完成全年目标是大概率事件。

当前,国际主流声音看好中国经济前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分别将2023年、2024年中国GDP增速预测值从5%、4.2%上调至5.4%、4.6%;经合组织(OECD)近期将2023年中国GDP增速预测值从5.1%上调至5.2%。

部署2024年经济工作

当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国内需求仍显不足,在此背景下,2024年中国经济怎么干,备受海内外关注。

对于2024年中国经济,会议提出一系列要求和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明年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要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等等。

——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

“稳中求进”的提法一以贯之,如今在后面加上了“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如何理解这一新提法?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企业财务管理协会会长张连起对中新财经表示,这一提法强调了“进”的重要性,“稳”是“进”的基础,“进”是“稳”的结果。要精准加力,强化政策协同和一致性,要深化重点领域改革,为高质量发展而“立”;要以高水平对外开放,巩固外资外贸基本盘。经济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

中国信息协会常务理事、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朱克力对中新财经表示,这意味着在经济政策制定上,要保持稳定,同时也要有进取心,不断推动经济发展。在政策实施过程中,要先立后破,确保政策的连贯性和可持续性。

罗志恒认为,这有利于推动明年经济向好,夯实恢复的基础。稳定的经济社会环境是“进”的前提,而稳定经济环境的取得也需要积极进取的政策支撑,“进”的政策促进“稳”的形势和稳的预期,比如财政、货币和房地产政策等。明年预计能实现5%左右的经济增速,主要动能将是服务业、高端制造和基建投资。

——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

会议指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要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

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副所长盛磊认为,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就是要推动各部门进一步强化政策协调和工作协同,密切配合、同向发力、形成合力,在具体工作上,进一步强化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评估,更加注重政策安排的轻重缓急,防止出现“合成谬误”问题,打好政策组合拳,维护好稳定可预期的宏观政策环境,营造干事创业、共促发展的浓厚氛围。

罗志恒认为,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这有利于避免“合成谬误”,有利于稳定预期的形成。政策要生效和提效的前提是政策之间的系统谋划和协调性,就是避免收缩性的非经济政策冲击扩张性的经济政策,从总体大局出发而非部门本位出发。近年来财政与货币政策持续协同,货币政策配合财政发债、化债,货币金融政策支持房地产风险防范等等,预计明年将继续延续。

罗志恒表示,财政政策基调一方面保持积极的态势,即加力以支持扩大总需求、防范化解经济社会风险,另一方面又提出了“适度”和“提质增效”,也就是说要根据经济社会需要来实施,不搞大水漫灌,积极的财政仍是高质量发展框架下的积极,避免大幅提高财政风险,让财政更可持续。

——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会议指出,要着力扩大国内需求,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中新财经注意到,2023年消费热点亮点明显增多,前10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6.9%,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83.2%。消费继续保持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

盛磊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从投资角度来看,就是要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领域,找到扩大内需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合点,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

罗志恒认为,会议对消费和投资的关系从经济循环的角度做了更深刻的阐述。从“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消费和投资都是需求,但是消费是终端需求,投资要承担优化供给结构、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的作用,而不能只简单理解为需求,如果将投资只理解为需求,将会产生诸多无效投资。因此,消费的提振引发制造业投资增加以增强福利和效用、基建投资增加以改善消费环境等;投资增加尤其是高质量的投资增加将创造和释放需求,比如新的更优质的产品诞生就创造新的需求。

——巩固外贸外资基本盘

会议指出,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巩固外贸外资基本盘。

当前,中国外贸面临较大压力,但暖意渐浓。海关总署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中国进出口3.7万亿元,同比增长1.2%,增速比10月扩大0.3个百分点。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院长张晓涛认为,近期中国外贸改善得益于多个方面:全球经济逐步复苏,疫情产生的“疤痕效应”逐步消除,对中国进出口恢复形成基本支撑;稳外贸系列政策效应逐渐显现;各类市场主体对不确定性逐渐适应并积极应对;制度型开放加快等。

朱克力认为,会议释放的信号表明,中国经济政策将保持稳健和进取的平衡,加大力度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 李金磊)

(责编:王连香、李楠桦)